天天飞车小橘子|天天飞车破解版游戏
?
您現在的位置:新華出書網 > 作家動態 > 正文內容

詩詞大會才女陳更《幾生修得到梅花》出版

作者:admin 來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17-07-12 瀏覽次數:
    《中國詩詞大會》優秀選手、被稱為“會造機器人的詩詞才女”的北京大學智能康復機器人專業博士生陳更的詩詞賞析作品集《幾生修得到梅花》日前由東方出版社出版,這也是《中國詩詞大會》選手的第一本詩詞賞析作品。7月8日下午,“《幾生修得到梅花》新書分享會”在北京圖書大廈舉行,陳更與小說家、詩人蔣一談,《中國詩詞大會》選手彭敏一起,與廣大詩詞愛好者分享他們的讀詩心得。
 書名《幾生修得到梅花》出自南宋末年謝枋得《武夷山中》,謝枋得曾經力抗元軍,兵敗后隱居,后被脅迫絕食而死。陳更說尤其欣賞這樣有骨氣的人,她的性格也有倔強的成分,所以喜歡有格調、有意境,而非華麗堆砌辭藻的作品。用這個書名,也是對自己文字和人生的期許。
    陳更說,讀書的意義,在于去盡早的遇到各種各樣的不同的心性和命運,讀詩詞能讓我們在快節奏中慢下來,在庸常的生活中體味到感動和信念。蔣一談認為,漢字存在了幾千年融入了中國人的生命,它是有重量的,而陳更能把這些有重量的生命體輕輕地拉到了當代,同時能從陳更的文字中感受到一個女孩子“內心深處的善意”。彭敏認為陳更的讀詩筆記有她自己的獨特目光,也更適合青少年閱讀。
  《幾生修得到梅花》是一本讀詩手記。陳更在陜西關中的鄉下長大,閑依農圃鄰,常作山林客,詩與她在漫漫歲月里的溫馨相伴,這本書就是從當時的悠然心會和后來的一遍遍重溫中來。她的文字真誠又有靈氣,清冷不落俗套,沒有華美辭藻的堆砌,沒有曲折復雜的故事性,也不借助“唯美”空洞的煽情,悄無聲息,直抵人心。
  工科博士生讀詩:本真的熱愛、赤誠的純粹
  92年出生的陳更,因參加兩季中央電視臺《中國詩詞大會》而受到關注。她是個不折不扣的工科生,本科畢業于同濟大學自動化專業,現在北大一般力學與力學基礎專業讀博士,在《中國詩詞大會》的評委蒙曼看來,陳更“學自動化,弄機器人,讓我這個文科生‘不明覺厲”,所以反倒會多關注她一些。”
  對陳更來說,讀詩并非為長學問,長本事,而是出于本真的熱愛、赤誠的純粹,與功利無關。她在舞臺上“總是笑盈盈的,穿一身藍襖青裙,有古君子之風”,她的讀詩心得也是真誠樸拙,原汁原味,從漫長時光中積淀起來的,讓人體會到詩詞是如何“莫名其妙”地打動了我們,成為我們精神血脈的一部分、一種須臾不可離的審美方式、無法忘懷的人生哲學。
  縱觀全書,那些陳更喜歡的詩句,都沒有濃艷的華彩,“白云”“樹枝”“嶺樹”“秋夜”“深竹”“枯荷”,不要說所謂”唯美”,甚至連一個形容詞都很少見。她的語言亦是如此,所求不過盡意、盡情,表達的熨帖,自然地彰顯著語言功底,這是她的可貴處。正如她自己所說:“我喜歡看似平白,但是很深情的詩句,‘于無聲處聽驚雷’這樣的感覺。而不是以華麗詞藻來塑造的。”
  《中國詩詞大會》中走出:把詩讀成了日子,日子過成了詩
  陳更因《中國詩詞大會》而為人熟知,人氣躥升,成為這檔節目中出鏡率、人氣最高的選手之一。陳更則顯得寵辱不驚,她只是自然而然地展現,釋放詩詞中蘊藏的巨大精神能量。她早已把詩讀成了日子,日子過成了詩:想家的時候,就順帶著想念了在家讀的詩;念詩的時候,也順便又想了一回家。
  評委康震老師對她的儲備量很認可,還在節目中贊她“很有悟性”;四期擂主彭敏曾戲言她的實力讓人“魂飛魄散”。粉絲們對她的文字有深度共鳴,他們說:“陳更用最感人的語言講述詩人當時的心境”“看了陳更的文字,我的心化成了一汪春水。”陳更在搶答環節的快更是出了名的,她常常憑借極少的信息量就猜出圖畫所表現的詩句。每一個信手拈來的從容,都是厚積薄發的積淀,不止于幾千首詩詞的背誦量,還有十幾萬字的詩詞賞析、日復一日堅持不懈的詩詞心得音頻分享。
  “詩從幾千年前趕來,趕來溫暖我們;而你從千里之外趕來,共襄盛舉”,在潛移默化中埋下一顆顆火種,應該正是《中國詩詞大會》節目策劃和《幾生修得到梅花》一書出版的初衷,也是這個時代的期待。
  以同理心還原“那一刻的情深”
  陳更與詩人情感、靈魂、生命層面的相契讓人印象深刻。陳更不是專業的詩詞研究者,但她的解讀卻讓許多讀者深深共鳴,看過本書一些篇章的朋友寫道:“我從陳更處重新理解了詩詞,重新愛上了詩詞。”很多粉絲通過她,對詩詞從“知其然”到“知其所以然”,再到領會精髓、真意,因為陳更逐漸領略到古詩詞的魅力。她不僅體會深刻,也善于表達,說出了許多愛好者感受到卻無法用語言表達的話:
  她的詩詞賞析,都有這樣強烈的代入感。而所謂“草蛇灰線”,在書里,便是那一組組她生活中與詩詞有關的畫面。我們常常有這樣的感覺,在生活的某一深有感觸的瞬間,想起一句詩詞,覺得其中詩意、情感和意蘊那樣熨帖當下的心緒,驚詫于古人在千百年前就能用如此恰切的語言、如此美妙的韻律來表達它。陳更將她所經歷的這些瞬間都記錄下來,比如:
  ……遠遠地我看到父親站在路邊,背景是冬日路邊一排光禿禿的行道樹。父親在已龜裂的不合身的皮夾克里,顯得單薄憔悴,他搓著雙手,頭向前探著,站得一點兒也不挺拔。我心里突然涌起了莫大的難過,我想起了“出門搔白首,若負平生志”,帶著壯志難酬的遺憾,父親老了。
我第一次遇見《孟珠》,就在一本小說里。女主角蘇韻錦正在圖書館整理書,一摞書須放到書架最高的地方,她踮起腳也夠不著,這時有人在旁默默拿過書放好了,她轉頭,看到一張沉靜的側臉,腦子里不由自主地呈現了一個句子:“攀條摘香花,言是歡氣息”。
  詩詞大會之后,對于“小時候背那么多詩有什么用?”這個問題,陳更最喜歡一位網友給出的答案:“那些童年生吞硬嚼下去的古詩詞們,都已經攜帶著作者創作那一刻的情深,在我們此后漫長的一生中草蛇灰線、伏脈千里。”這本書中,她首先以初心解初心,嘗試以同理心還原詩人創作“那一刻的情深”。
(責任編輯:admin)
【字體:
?
天天飞车小橘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