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飞车小橘子|天天飞车破解版游戏
?
您現在的位置:新華出書網 > 作家動態 > 正文內容

唐七公子回應抄襲說:被黑得最兇時差點抑郁,

作者:admin 來源:澎湃新聞網 更新日期:2017-06-12 瀏覽次數:
  從去年開始文娛圈內就流傳著股風聲,認為IP的拍賣會已經落幕,從交易階段進入檢驗階段,往后將是一段小震蕩時期。觀眾的視線或將從某部小說要拍了,轉移到劇本改得好不好、有沒有版權糾紛這些焦點上。
從去年年底《錦繡未央》陷入抄襲糾紛時,唐七公子的名字就被許多網友牽引出來了,稱其作品同樣有抄襲嫌疑。唐七公子,85后言情女作家,上過2014年作家富豪榜,已有兩部小說被改編成電視劇,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電視劇由楊冪、趙又廷主演,正在熱播。電影版由劉亦菲、楊洋主演,也將在暑期檔上映。這樣一個前途一片光明的作家如何回應對自己的指摘?沸騰的作品爭議、營銷之下,單純將她視為一個作家,她的創作情懷是否被忽視了?澎湃新聞近日就此采訪了唐七公子。
回應抄襲說:去法院吧
  2008年唐七公子在網上連載一部玄幻、言情小說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,這幾乎是她的處女作,最初沒太大名氣。當時她曾被一些讀者誤認為是一位耽美作家的小號,文章的相似起初給她帶來了一些關注,卻最終也帶來了無止境的“黑”。網上流傳著大量讀者自制調色盤對比了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與某位耽美作家作品的相似處。
  “那我就多說兩句吧,可能也不會再在其他場合談這事了。”唐七公子回應說,“關于這兩本書,其實看過的讀者都知道是完全不同的故事,無論故事的主線還是支線;完全不同的人物,無論是主角還是配角;沒有任何一個句子相同,無論是敘述部分還是人物臺詞。為什么會有抄襲流言出現,而后愈演愈烈,大概因為我早年誠實地公開說過,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的文風好玩,不是我自己搞出來的,是我學著人家寫的,我把這話貼在了自己寫作區域的公告欄上。從最開始的 學著人家的文風寫 ,被傳成 抄襲文風 ,再傳成 抄襲整個故事情節 ,再被傳成 就男女主角名字改了改,性別變了變 ,再到被輿論審判成此書確然是一本抄襲之作,大概用了七八年的樣子。”
  “在最看不開的那段時間,我在微博上提議過能不能去一個可以公正裁決的地方,比如法院,好好處理一下這事,不要這樣輿論審判。但可能輿論審判更簡單吧,對方更喜歡這個方式。再后來我就想,這事沒什么別的處理辦法了,最好的也是唯一的辦法就是:在詆毀和謾罵中成長。”
關于整個事件
  2015年唐七公子曾在微博發文做出聲明,但她現在表示回看三千多字的回應急躁莽撞、幼稚得可笑,就像個小學生跟人吵架似的。“我那時候說什么都是錯,回應也被人看作笑話,但如今自己回頭看,還是覺得挺心酸的。人生就是這樣的,有時候于你而言是痛,是不能揭開的疤,對他人而言就是個笑話。人人都是這樣,也不單我如此。”
  唐七公子告訴澎湃新聞記者,自從出道以來自己常年被黑,基本上沒有間斷過,2015年達到了網絡暴力的程度,當時她差點得抑郁癥。
  “其實并不是很想回憶,對方為我樹碑立傳、廣撒網絡,簡直把我形容成一顆社會毒瘤,壞得要上天。從未打過交道的一些作者像過節一樣為了我的遭遇彈冠相慶,并極力落井下石;認識的朋友但凡站出來為我說句話就要被罵得關評論;讀者在自己的微博里為我辯駁也要被罵得關評論;更不用說我自己的微博,上萬條謾罵,每條謾罵十個字,合起來就能出本書了。最讓我覺得匪夷所思的是,半年之后還有一個朋友來找我,說實在受不了那些人天天往他私信里發我的所謂黑料,教育他必須和我劃清界限。”
  “我當時是挺不能接受的,都有點懷疑人生,感覺這個世界上怎么會有那么多的惡意,父母朋友們都非常擔心。事件發酵得最嚴重的那一個星期,父母要出門時會默契地留一個人在家里看著我,好友們基本每天打一個電話來確認我的狀態,讀者們沒辦法聯系到我又很著急,寫了信做了音頻、視頻托給我一個朋友,讓她帶給我鼓勵我,希望我別出事。”
  兩年過去,唐七公子今年因為國產劇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的播出似乎又回到了旋渦中心,她說至今對網絡暴力她都沒什么好辦法,只是更多活在現實生活中不怎么上網了而已。
  “其實相對我所經歷的,明星們遭受的網絡暴力更加嚴重一些。無論哪種暴力,我還是希望這個世界上暴力能少一些,希望每個人在遇到事情時能有自己的判斷,不要輕易地下場施暴,無論是用拳頭還是用語言。” 
關于生活:只有兩小時在寫
  唐七公子說自己是個好相處的人,因為真正在乎的事很少,所以基本怎么都行。關于她的隨意從她取筆名的方式就能看得出:“隨便起的,唐七公子四個字里里唯一有意義的是七,我生在七月。公子這倆字是因為當時注冊的網站已經有個ID是唐七,我就胡亂在后面加了兩個字。”
  這樣的隨意也讓唐七公子的寫作道路開始得很輕松,眼下熱播的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同名小說是她的第一部長篇小說,抱著寫一個好玩的故事的心態,沒有想到就紅起來了。
  關于寫作,唐七公子說自己喜歡的小說家是王小波、錢鍾書、川端康成,還有吉本芭娜娜。目前的寫作目標是:把“三生三世”系列另外兩本寫完,“想快點把它寫完,平一個大坑,了卻一樁心事。”
  用幽默的眼光看世界,是唐七公子的語言風格。她說這是因為希望讀者在讀她的書時能幽默著笑、幽默著哭,“這樣笑起來才是最盡興,哭起來也不會太傷心”。
  雖然因為連續多部小說被搬上銀幕,但她仍然不認為自己稱得上全職作家,因為在她的概念里,真正的作家要每天不停地寫,但現在她每日只有兩個小時用在寫作,對她來說寫作更像是一個細水長流的興趣。
  “我覺得現在這樣的狀態挺理想的。至于寫作的成就,那些其實都是書印出來發出去之后的事,熱鬧是市場的熱鬧。我的生活中寫作的成就并不占據什么比重,只是書的銷量決定了我的物質生活,而占據生活很大比重的是寫作這件事本身吧。”
  唐七公子說自己創作背后沒有多深刻的原因,想寫然后就寫了,“比如剛寫完《四幕戲》我又轉回來寫《三生三世步生蓮》了,而這個故事我曾經以為一輩子不可能完成,早已經決定放棄。只能說前兩年就是該寫《四幕戲》的時間,而2017年就是該寫《步生蓮》的時間。”
關于寫作:順其自然好了
  言情小說雖從唐時傳奇而來,也經過鴛鴦蝴蝶的潤澤,但在很長一段時間成為風花雪月的托胎,耽于情愛缺少了時代風骨。而今婦女能頂半邊天,言情正從女性愛情步入生活、世界觀察的格局,《甄嬛傳》《歡樂頌》等作品給出了言情小說的轉型信號。不僅如此,縱觀如今的IP作者們,多數肩負宣傳的重責,畢竟影視劇投資方還指望原著小說粉轉化成票房、收視率。面對寫作內容、寫作者智能的轉化,唐七公子表現得有點淡定。
  對于演員卡斯,她說自己喜歡劉亦菲也喜歡楊冪,她們一個演了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的電影,一個演了電視劇,所以基本上這方面沒有什么未來期許了。 
  關于小說題材,她不知道當代的女性需要怎樣的故事。自己寫的時候不太考慮讀者喜歡看什么,只是寫了,故事出來了,然后引起了讀者們的共鳴。
  “我是個信奉老莊哲學順其自然的人,寫作者們應該有什么使命呢?培養人們的閱讀習慣,將流量重新引導回圖書界么?光靠作者們是辦不到的,傾整個出版行業之力可能都辦不到。如果這個時代的寫作者們非要有一個使命,我想我們唯一的使命就是,如果我們有東西想要表達,不管那是一個長故事還是一首短詩,我們都好好地把它表達出來。”
  經歷過兩年網絡風波,如今的唐七公子暫居海外,今年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電視劇電影雙雙推出,注定2017年將成為唐七公子的一個高光年份,迎接她的究竟是捧還是煞,并非單純是文學創作的問題,背后牽扯的更多是當代網絡作家的成長模式,以及伴隨式寫作模式(粉絲)效應的顯形。
  雖然唐七公子的作品究竟是否涉及“抄襲”,各派讀者各有堅持,法律層面也還未定論,但有一點應值得我們讀者、觀眾拿捏:IP改編作品是否已成為各路原著粉、作者粉、卡斯粉的戰場,這種些翻舊賬的觀賞模式是否損傷了一部電影、電視劇應得的客觀尊重。粉絲心理是把雙刃劍,歌里也唱過:“眼前的黑是什么黑,你說的白是什么白?”如果戰爭在所難免,參戰者若有尊重對手的底線,那么吵架有文化,文明你我他,也算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做出應有的貢獻了。
  唐七公子告訴澎湃新聞記者,有個朋友曾經對她說,人生的很多決定,在短時間內看是正確的,拉長到十年的維度去看,也許就是錯誤的,拉長到一百年的維度去看,也許就是沒有意義的。“我深以為然,不好評論自己過去做過的每一個決定,因為現在的時間維度還不足以去評價它們的真正性質和價值。對支持我的粉絲,還是那句話,我在一直寫,因為知道你們在一直等。”
(責任編輯:admin)
【字體:
?
天天飞车小橘子